800小说网 > 废柴王 > 第2829章 余生有你

第2829章 余生有你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粉色的聚光灯瞬间洒落,一处直照苏菲,一处投在我身上,全场鸦雀无声,顷刻间全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和她两个人,望着主席台上美如画一般的佳人,我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一般。

    苏菲攥着麦克风,声音哽咽的凝视我喃喃:“你告诉我,一定会回来,却忘记告诉我归期,你告诉我,锦绣余生陪我共度,却忘记告诉我泪水有多苦涩,你欠我的不止是仲夏的那枚婚戒,更多的还是一世的厮守,赵成虎,今天我就站在这里,要么你挽起我的手,要么请放我走..”

    话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苏菲已经泣不成声,我的鼻腔同样也满是酸楚,泪水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苏天浩眼眶红通通的出现在我身旁,将一捧鲜花塞进我怀里使劲推搡一把:“还愣着干啥,捧起鲜花,给我妹妹一个家,大声的喊出你爱她!”

    这个时候婚礼进行曲适时响起,小佛爷扯着嗓门高喝:“嫁给他!”

    “嫁给他!”

    “嫁给他!”

    全场一片沸腾,所有人全都高声欢呼,我咬着嘴皮,慢慢挺直腰杆朝着苏菲走去,距离她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快,距离她还有半米左右的时候,我单膝跪地,掏出那枚早已被我捂的热乎乎的婚戒笑容带泪的轻声喃喃:“媳妇,我回来了,先还你一场迟到的婚礼,剩下的后半辈子慢慢偿还。”

    我把婚戒高高举起,朝着苏菲大声呐喊:“我爱你!嫁给我吧!”

    苏菲满脸是泪,抽泣着撇嘴喃喃:“不算,这次明明是我向你求婚的,如果不是听说我要嫁人,你不知道还会躲到什么时候,我不管,我要你再来一次,要你喊破喉咙告诉全世界,你爱我!”

    我仰头高喊:“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苏菲倔强的撅着小嘴,再次摇摇脑袋喃喃:“不行,我还是没有消气,我要你给你表白,就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前。”

    苏天浩小声劝阻:“妹,快别难为他了,他一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半文盲,会表啥白。”

    “就是呗,折腾一早上我们都挺饿的,抓紧时间闹闹洞房,完事我们喝酒去了..”小佛爷也龇牙帮腔。

    “赵小三你看着办,今天你要是不能打动我,我掉头就跟..”苏菲歪着脑袋左右看了看周围轻哼:“随便找个人跟他走,让你儿子跟别人姓,让你闺女喊别人爸爸。”

    “我看谁敢!”我一着急直接蹿了起来,不由分手的把婚戒套在苏菲的无名指上,一把将她拥入怀里,那一刻就像抱住了全世界,从未有过的踏实。

    苏菲顺势倚在我的胸口,哽咽的出声:“老公,等你等了好久,等的真的好累。”

    “媳妇,对不起。”我亲吻她的额头,红着眼睛出声:“对不起老婆,我在你人生最美的年华一声不响的闯入,自私的挥霍掉你的青春,却没能给你一句最该有的承诺,我对得起所有人,唯独对不起你。”

    苏菲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小脑袋:“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不想跟你没关系。”

    我握住她的手,攥着麦克风朗声开口:“我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但我今天我想跟你来场最郑重其事的告白,往后余生,风雨是你,平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体温柔是你,目光所致是你,我不记得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你的,但我知道此生不悔结束。”

    苏菲凝视着我,眼中全是温柔,亦如多年前我们初识的那个春风扑面的午后。

    人群中胖子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喊了一嗓子:“速度点昂,你今儿挺忙的,还有人在等你呢。”

    话音刚落下,洒在我身上的聚光灯突兀的一分为三,刹那间投在另外两个佳人的身上,陈圆圆和杜馨然同样一袭白纱,陈圆圆轻咬嘴唇,像朵圣洁的玉兰花,杜馨然秋目涟漪,宛如一株绽放的惹火玫瑰,两个女人全都一眼不眨的看向我。

    我当即有点傻眼,直楞的望向苏菲。

    “让了你十年,不差最后一次。”苏菲轻咬嘴唇,踮起脚尖轻吻在我的嘴唇上,声音很小的喃喃:“没人会愿意分享,尤其是爱,但她们等你的时间不比我短,去吧。”

    “媳妇,我..”我干涩的张张嘴巴。

    苏菲柳眉倒竖,朝着我瞪圆杏眼娇嗔:“赶紧的,今天我也挺忙的,待会还得换伴娘服呢。”

    一道干哑的嗓音出现在我身后,随即递过来三枚小锦盒嘟囔:“我这心都得给你操稀碎,刚刚佛哥有没有揪着耳朵告诉你,剩下的婚戒在车后备箱,一点特么不当事儿办。”

    我回头望去,竟然看到了伦哥,伦哥一袭黑色燕尾服,还特意把胡子刮掉,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最少五岁,我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轻唤:“哥..你回来了?”

    伦哥扒拉一下头发,微笑着注视众人:“我来当这个主婚人大家都没意见吧?我是眼瞅着这小犊子一步一步长大,他跟三个姑娘之间的情深意长我比你们所有人是不是都清楚?他现在啥身份咱心里都有数,继续耽搁下去好事容易变坏事,刚果监狱给我几天病假不容易,咱都别墨迹,妥不妥?”

    “稳妥!”

    “伦哥万岁!”

    全场尖叫声四起,伦哥凑到我耳边小声喃喃:“知道你词穷了,哥最后再帮你一回,往后你就算真正成人了,哥肯定不能再向过去似的事事挡在你前面。”

    不等我吭声,伦哥一把夺过来麦克风朝着陈圆圆和杜馨然笑眯眯的问:“你们愿意嫁给面前这个四六不分,做事不着调,还特么总没事哭鼻子但是心比任何人都真的傻小伙不?”

    “我愿意!”陈圆圆脱口而出。

    杜馨然轻轻拽了拽陈圆圆的胳膊,小声埋怨:“能不能矜持点。”

    “再矜持,我就老了..”陈圆圆咬着粉红的小嘴唇,头一次那么大胆的注视我。

    “哈哈..”底下的人顿时笑喷了。

    伦哥争分夺秒的侧头看向我朗声问:“傻小子你愿意照顾面前这三位闭月羞花,为了四海为家却始终没有半句怨言,耗尽青春年华的好姑娘吗?”

    “我愿意!”我昂头高喝。

    伦哥振臂一挥,哈哈大笑:“好,我宣布,礼成!弟兄们唱出咱们心中最真挚的祝福。”

    “我打个样哈,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一定是特别的缘份,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他多爱你几分,你多还他几分...”

    全场齐声高喝,彩纸漫天飞舞,目视身边一张张熟悉的面庞,我的泪水浸透眼眶,情不自禁将三个玉人拥入怀中,跟着一起高歌,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千难万险最终还是在一起了。

    本身唱的好好的,鱼阳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你哭个鸡毛?”诱哥翻动白眼龇牙问道。

    鱼阳抽抽搭搭的喃喃:“这不为了烘托出感人的气氛嘛。”

    “揍他!刚才吓特么我一跳!”小佛爷一把将鱼阳按倒,朱厌、伦哥、诱哥、蔡亮、胡金、洪啸坤、白狼、邵鹏、刘云飞、宋子浩、大伟、罪、栾建、皇甫侠、孟召乐二十多个人一哄而上,顷刻间将鱼阳淹没。

    “哈哈..”我左拥右抱的搂着苏菲、陈圆圆、杜馨然咧嘴大笑。

    “这帮疯子,一点正经没有,害的老子挤半天也没踢中鱼阳。”苏天浩从人堆里,挤出来,整了整自己的领口,照着我胸口怼了一拳头斜眼道:“我把妹妹彻底交给你了,往后你要让她们送点委屈,别说我削你昂,对了,忘记跟你说了,罗权认了馨然当妹子,圆圆的干哥是詹韬,你自己掂量,这是我们仨大舅哥送你的新婚礼物。”

    说着话,他从怀里掏出一个A4纸大小的黄色信封。

    “啥东西?”我顿时一愣。

    苏天浩撇撇嘴,又是一肘子砸我后脑勺上嘟囔:“科威特的国籍和油田转让书,我们联手从那块帮你整了块小油田,挂着军工的招牌,后半辈子说啥别回来了,当我求你,行不?”

    苏菲不乐意的吱声:“哥,你能不能别老拍三三后脑勺,打傻了他,你以后替我带儿子。”

    苏天浩缩了缩脖颈快步离去:“得得得,这胳膊肘都能拐出山路十八弯来,我喝酒去。”

    紧跟着阿候也从人堆里挤出来,朝着作揖鞠躬:“师父,新婚快乐,红包拿来..”

    “你狗日的。”我会心的笑了,抬手一巴掌呼在阿候的脑门笑骂:“怎么都不知道跟老子联系。”

    阿候讪笑着也从怀里掏出一封A4纸大小的信封递给我出声:“我不着急赶着回去给我爹立军令状嘛,生怕晚一会儿,他跟京城那帮联手一块压死你,师父,你今天大婚,徒弟没什么送你的,这家酒店是我送给我弟弟的辰逸的,务必笑纳。”

    “辰逸?儿子叫辰逸?”我侧头望向苏菲,猛不丁想起来这家酒店好像就叫诚意。

    阿候龇牙笑道:“师爷给起的名字,辰通龙,乃九五之尊,逸通风,寓意遨游九州的王者,另外辰逸和诚意是谐音,也代表师爷希望您往后对三位师娘诚意满满。”

    “真好,我有儿子了,我儿子叫赵辰逸,哈哈!”我欣喜若狂的龇哇乱叫,惊喜过后,我又一把攥住阿候的手腕问道:“你刚才说你回去给你爹立军令状?你爹是谁呀?”

    阿候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道:“师父我跟你说个秘密昂,我姓候,太原X区总参也姓候,你说巧不巧?京城大手要砸向你的时候,太原X区突然逆风倒向卫戍罗家,你说是不是更巧?”

    “你是..”我愕然的长大嘴巴。

    “嘿嘿,我招呼客人,准备酒席去了。”阿候眨巴两下眉梢,快步闪人。

    我正愣神的功夫,一道笔挺的身板打门外走来,身穿没有挂肩章的军队常服,五官清瘦,有棱有角,竟然是李俊杰,李俊杰朝着我“啪”的敬个军礼,粗声粗气道:“三哥,回来晚了。”

    “你这是唱哪出啊?”我迷惑的眨巴两下眼睛。

    李俊杰揉了揉鼻子憨笑:“我现在是卫戍区新兵营的作训营长,权哥说我这样的人放出去容易危害社会,您六班的老战友全在国外执行任务,托我把贺礼一并送到。”

    李俊杰朝后点点脑袋,两个同样穿常服的士兵将一副画卷缓缓展开,上书龙飞凤舞四个大字“锦绣六班”!

    看着卷中的大字,我禁不住咧嘴浅笑:“这帮篮子,尽扯犊子。”

    话音未落地,一个打扮的跟熊瞎子似的身影,裹着黑色貂皮大衣,一步三晃悠的从外面挤进来,操着半土不洋的腔调耍贱:“偶哟,木有来晚吧,sorry啦,爱慕非常sorry呐,路上堵飞机,急死我啦..”

    我一拳捣在来人的胸口笑骂:“阳痿,你这广东话说的挺特么台湾哈。”

    “嘿嘿,三哥新婚快乐。”杨伟鹏伸手跟我熊抱在一块,随即从兜里掏出几条亮光闪闪的钻石项链吧唧嘴:“别嫌寒碜哈,家就这条件,刚跟马洪涛两口子合伙开发的洗钻厂,我亲自挑了几颗个大的送给三位嫂子,马哥呢?还没来?”

    我咧嘴笑道:“从金三角到这儿有点远,估计快到了。”

    “谁特么说我们没来,国内的高速修的太平整,一个没留神,我俩蹿到崂山去了,顺带喊了一声天门的大哥们。”门外传来马洪涛的声音,我扭头看过去,马洪涛、安佳蓓、陆峰、林恬鹤、狐狸、陈花椒、程志远,连带着张竟天和我师父狗爷还有我爸、陈圆圆她爹黑狗熊一个不落的出现在门口。

    我没有丝毫犹豫,径直走过去,噗通一下跪在师父面前,额头冲地“咣咣咣”猛磕三个响头:“师父,徒弟欠你的头..”

    随即我又朝着我爸和黑狗熊再次重重叩首:“爸,让你们担心了!”

    仨老头眼眶红红的,我师父抻手搀起来我,声音颤抖的出声:“三个头肯定不够,往后每年我都得看到你给我磕头。”

    “好!”我使劲点了点脑袋。

    半个多小时后,一众人浩浩荡荡围聚宴会厅,所有人起哄让我讲两句,我手捧酒杯挨个打量一遍这些陪伴我一路风霜的这些亲人们,声音哽咽的说:“有今天不容易,咱们家没了太多人,丢了太多魂,以后认真活好每一天,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这里,我想敬六杯酒。”

    “第一杯酒,敬我爸,生养之恩比海深!”

    “第二杯酒,敬爱人,不负苍天不负卿!”

    “第三杯酒,敬兄弟,聊笔江湖人生路!”

    “第四杯酒,敬故人,峥嵘岁月枭雄墓!”

    “第五杯酒,敬王者,生当人杰鬼称雄!”

    “最后一杯,敬这个没有止境的江湖!江湖情短,岁月灿烂!”

    这时候,一道声音突兀响起,林昆歪着脖颈,满脸挂满不羁笑容的林昆抓着半杯白酒,朝我徐徐走来:“再来一杯,敬我们匆匆流逝,却又从未散去的青春!”

    “你咋才特么来呀!”我埋怨的朝着林昆快步走过去。

    林昆咧嘴笑道:“别提了,半天没找到停车位,好不容易有位置了,又被一个小女生给抢了先,关键是那女孩车技还不咋地,费半天劲愣是没停进去,我寻思着干脆好人做到底呗,就帮着她停了下车,说起来那小丫头长得还不赖,弄的我春心有点荡漾呢。”

    “吁..”一众人纷纷拍着桌子嬉闹起哄。

    话音刚落,一个打扮的很是嘻哈的漂亮小丫头一蹦一跳蹿进大厅,朝着小佛爷出声:“哥!你们这地方可真难找,婚礼开始没有?蓓蓓姐你也在啊。”

    “哥?姐?”所有人侧头看向小佛爷和安佳蓓。

    “我爸最小老婆的闺女,在青市学纹身,打小就跟我关系特别好。”小佛爷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安佳蓓笑容满脸的摆手打招呼,证实仨人的关系。

    “哎呀,好人!这么巧啊?你也来参加婚礼?”小姑娘大大咧咧的坐到小佛爷身边,扭头看到了林昆,随即兴趣满满的一把抓住林昆的手吱声:“你脖子上的纹身挺好看的,有没有时间,要不待会咱们私下联系,你微信号多少,我扫你..”

    安佳蓓挤眉弄眼的眨巴眼睛示意:“昆子,我们金三角的女孩比较直接,喜欢就会你联系方式,把握住机会昂..”

    邵鹏瓮声瓮气的出声:“要是机会合适,趁着今天这个景儿一块办得了!”

    就在这时候,坐在我旁边不远处的陈花椒突兀的接起电话喃喃:“啥?烧烤广场被人点了?谁点的?又是钱龙那伙小兔崽子,点就点吧,红红火火又一年...”

    “为红红火火的一年,干杯!”

    “为青春不散的情义,干杯!”

    “为王者天下的旌旗,干杯!”

    “为余生有你们相伴,干杯!”

    全书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