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以我余生去偿还 > 终章-岁月不负众望

终章-岁月不负众望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宿舍,魏旭将顾清歌本就不多的随身物统统丢在地上。

    林清尧跟进来,她蹲下身,将那些家伙什一一捡了回来。

    “林清尧,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魏小姐与其拿这些出气,不如花时间想想明天的加赛,省得如今日这样——拖后腿。”

    “呵。”魏旭的眉眼里写着奚落,“这么快就抱住关系户的大腿了,就是不知道人家领不领情。”

    此时今日被淘汰的两个姑娘也都回宿舍收拾归家的行李,魏旭仍在那里尖酸道,“唉,要是我们也有人顾小姐那样的后台,也不会因为晋级赛发愁了。”

    说者有心,听者更有心。

    韩茗雅之前是网红,未参加比赛前,粉丝就有一百多万,如今输给一个空降,着实让她心有不甘。何况她男友也力证这顾清歌同那傅大少爷不清不白着。

    魏旭的话如火上浇油,让韩茗雅紧紧咬紧了后牙跟。

    等待林清尧与另一个女生走出宿舍,她坐在魏旭的旁边,“阿旭,虽然我已经没有比赛的资格了。但是你仍然是我们公司的希望。顾清歌是关系户,我们从正面肯定是赢不过的,不如——”

    魏旭和韩茗雅比赛之前就签了Len公司,她们又是国中的好姐妹,原本Len计划让两人进入十强以组合出道,现在看来只能留魏旭solo晋级了。

    “小雅,你有更好的提议?”魏旭迷茫地望着韩茗雅问道。

    “今天你在演播厅说得那些话,看直播的人都已经听到。”韩茗雅挨近魏旭的耳边,“现在若是我们将这份证据摆到公众面前,你说到时候顾清歌,不就自己主动退赛了吗?”

    ——F社——

    唐清婉接到这样的提问,暗自垂颜,慨叹只有依靠肉文博点击率的VIVI主编才做得到吧。

    “我不去。”她的小脸涨成猪肝色,“你打死我,我也问不出口。”

    “清婉女神,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啊啊啊啊啊——”Nancy不停地摇晃着她的肩膀,“仙女求求您了,实在不行,我给您买一箱旺仔牛奶!”

    看唐清婉面色有些松动,Nancy咬咬牙,“十箱。”

    “成交。”

    果然旺仔面前,尺度无下限。

    “采访时间约好了今天下午两点。”

    “那你不早说?!”唐清婉从坐椅上跳起来,“现在还差有五个小时!”

    从F社到傅氏也要花四个钟头,今日还不知堵不堵车。

    “清婉。录音笔……”

    唐清婉自动忽略Nancy在背后的鬼哭狼嚎,抓着相机就往外跑。

    当她气喘吁吁抵达傅氏时,被前台告知,傅斯年并不在傅氏。

    唐清婉坐在大厅的皮凳上,这才惊觉自己清晨与傅斯年在医院刚道别。于是懊恼自己愚蠢,办事缺乏考虑,未来得及思考。

    正午阳光浓烈,唐清婉头晚因为傅斯年被送进医院,并未睡好。也不知是来回奔波地累了,还是夏日困乏,唐清婉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林牧接过前台的致电,犹豫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少爷。

    傅斯年一脸倦容地躺在病床上,感受到身旁人的焦灼不安,他睁开褐瞳,不耐烦地说:“阿牧,公司是倒闭了还是出什么事了,让你晃来晃去?”

    “不……”林牧支支吾吾道,“前台说少夫人……”

    听到林牧讲清清,傅斯年从病床上直起身子,急切地问:“清清怎么了?”

    林牧踌躇半天,终于还是本着良心回答:“少夫人现在在傅氏……”

    压根儿不等他把话讲完,傅斯年就急着下床要出医院。

    林牧连忙按住他,“少爷,你忘了医生嘱咐您,要至少静养一周。”

    “又没什么大事。”傅斯年拍了拍林牧的手,“送我回公司。”

    抵达傅氏时,天色已经染了黑。

    前台望到傅斯年刚想招呼,便被林牧制止住,只见傅斯年放慢脚步,缓缓地靠近大厅里熟睡的女孩。

    再接着,他脱下西装将她裹在怀里,大着步子回总裁办公室。

    这一幕温情的画面落入前台小姐姐眼里,她忍不住尖叫,捂着嘴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声干扰到自家Boss的温柔。

    待傅斯年走后,她颇为八卦地抓着林牧的胳膊,“林先生,那个F社的唐清婉,就是我们总裁夫人吗?”

    从傅斯年那里受到的气,让林牧转移到前台小姐姐身上,他没好气地反问她一句:“你说呢?”

    前台小姐姐并没有在意林牧的语气,而是充满羡慕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咱们傅总真温柔啊……”

    电梯徐徐上行,很快到了傅氏十九层。

    透过玻璃窗还清晰可以见到九层FLT工作室的舞房亮着灯,傅斯年心里闪过一犹豫

    他迈着步子走出电梯,将“唐清婉”安置在隔间休息室,压低声音拨通了内线:“阿牧,去查,这个时间,九层为什么还亮着灯。”

    林牧气得直跺脚,可是毕竟拿人手软,在这样的老板面前,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愿来。

    整个九层,都属于FLT。

    林牧慢慢靠近那个开着灯的屋子,隐约听到打闹声。

    他不由得加紧了步子,等到他来到舞房,看清两个女人在欺负那位和少夫人很像的女孩时,犹豫了许久才在走廊汇报:“少爷,九层有人欺负顾小姐。”

    傅斯年挂下电话,迈着长腿按下了去九层电梯的按钮。

    等到与林牧交接的时候,肇事的两个女人早已逃走,整个傅氏并不寻常地断电。

    他在舞房摸索着,并尝试呼唤,“清清?”

    咔嚓—

    不知是谁反锁了门。

    “热。”

    傅斯年耳边,传来顾清歌的嘤咛声。

    他借助月光,顺着声摸到了顾清歌发烫的身子,低声咒骂,“该死,谁给你下了药。”

    “阿年。”

    傅斯年瞬间僵在那儿,很快他苦涩地笑了笑,自己究竟在期许些什么?

    不是明明做好了她万全想不起他的准备,为何在听她呼唤昵称的时刻,欣喜万分?

    怀里的小女人,不安分地摸上他的腹肌,“你要我,好不好?”

    他的喉咙一紧,这样的顾清歌之于他,实在是磨人。

    未等他开口,小女人就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一双玉臂勾着他的脖颈,“你干嘛一直这么看着我?”

    离得太近。

    近到傅斯年,忍不住要犯罪。

    “你刚刚叫我什么?”他十分艰涩地问。

    “阿年。”因为被下了药,顾清歌发出的这声呼唤显得十分娇媚。

    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傅斯年体内的情欲,沸腾得要在血管里爆炸了,“清清。”

    他唤着她的乳名,“清清。你乖一点,快从我身上,下来。”

    见傅斯年涨红了脸,顾清歌还在他怀里乱窜:“阿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委屈巴巴地望着他,几滴清泪从瞳孔里落下。

    傅斯年再忍不住,吻了过去,他拭去她的水分,而后捧起她的小脸,“清清。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小女人还在闹腾,他再愚钝,也知现在她的所有行为,皆是被人下了药。

    什么君子,什么又是小人,傅斯年只想遵循自己的意愿,脑海里只停留“要她”两个字。

    他站起身子,宽厚的大掌托着她,顾清歌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实在忍得难受。

    而后,傅斯年压着她的身子,他的话里带着几分戏虐:“清清?告诉我,你多想要我。”

    小女人显然不理解他的语言,黑夜里,她的眼眶装着星星,全是傅斯年爱得模样。

    很快他褪去了她所有的障碍,而后轰轰烈烈,只留一室缠绵。

    顾清歌的紧致,让傅斯年不由得地兴奋起来。

    她未曾跟叶修睡过,得到这个认知,傅斯年心里的苦涩轻缓许多。

    这场久违的开荤菜,傅斯年等了足足三年,他的清清,终承欢膝下。

    汗水湿答答的,舞蹈房一切的一切,都在提示傅斯年,这并不是一种幻觉。

    林牧撬开锁,看到的就是傅斯年严严实实地裹着顾清歌的模样,“处理好一切。顺便查一下把清清关在这儿的是谁。”

    等等。

    少爷是不是忘记少夫人还在十七层。

    刚刚的断电,傅斯年看得并不是很清楚。现在,他抱着顾清歌去了十七层的浴室,清清白皙的皮肤搭配着草莓色,着实让他爱不释手。

    可是若是毫无节制,清清的身子会承受不住。

    傅斯年别过脸,用浴巾裹着她,吹干她的头发后,又把她抱进被窝里。

    三年了,他的小妻子头发也长了许多。

    这一次,他再也不想给她自由了。

    他伸出长臂,紧紧地从身后环着她,而后沉沉睡去。

    当晨光斜缕打到屋内,唐清婉从沙发上醒来。

    室内的一切,之于她,都是那样陌生。

    这个房间很大,既有办公的地方,还有浴室以及厨房,更有卧室。

    她捡起被丢在地上的Gucci贝壳包,掏出里面的采访稿,慨叹不愧是傅氏,到底财大气粗。

    傅氏?!

    唐清婉的脑袋终于清晰起来,这是傅氏的话,那傅斯年呢?

    回到宿舍,魏旭将顾清歌本就不多的随身物统统丢在地上。

    林清尧跟进来,她蹲下身,将那些家伙什一一捡了回来。

    “林清尧,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魏小姐与其拿这些出气,不如花时间想想明天的加赛,省得如今日这样——拖后腿。”

    “呵。”魏旭的眉眼里写着奚落,“这么快就抱住关系户的大腿了,就是不知道人家领不领情。”

    此时今日被淘汰的两个姑娘也都回宿舍收拾归家的行李,魏旭仍在那里尖酸道,“唉,要是我们也有人顾小姐那样的后台,也不会因为晋级赛发愁了。”

    说者有心,听者更有心。

    韩茗雅之前是网红,未参加比赛前,粉丝就有一百多万,如今输给一个空降,着实让她心有不甘。何况她男友也力证这顾清歌同那傅大少爷不清不白着。

    魏旭的话如火上浇油,让韩茗雅紧紧咬紧了后牙跟。

    等待林清尧与另一个女生走出宿舍,她坐在魏旭的旁边,“阿旭,虽然我已经没有比赛的资格了。但是你仍然是我们公司的希望。顾清歌是关系户,我们从正面肯定是赢不过的,不如——”

    魏旭和韩茗雅比赛之前就签了Len公司,她们又是国中的好姐妹,原本Len计划让两人进入十强以组合出道,现在看来只能留魏旭solo晋级了。

    “小雅,你有更好的提议?”魏旭迷茫地望着韩茗雅问道。

    “今天你在演播厅说得那些话,看直播的人都已经听到。”韩茗雅挨近魏旭的耳边,“现在若是我们将这份证据摆到公众面前,你说到时候顾清歌,不就自己主动退赛了吗?”

    ——F社——

    唐清婉接到这样的提问,暗自垂颜,慨叹只有依靠肉文博点击率的VIVI主编才做得到吧。

    “我不去。”她的小脸涨成猪肝色,“你打死我,我也问不出口。”

    “清婉女神,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啊啊啊啊啊——”Nancy不停地摇晃着她的肩膀,“仙女求求您了,实在不行,我给您买一箱旺仔牛奶!”

    看唐清婉面色有些松动,Nancy咬咬牙,“十箱。”

    “成交。”

    果然旺仔面前,尺度无下限。

    “采访时间约好了今天下午两点。”

    “那你不早说?!”唐清婉从坐椅上跳起来,“现在还差有五个小时!”

    从F社到傅氏也要花四个钟头,今日还不知堵不堵车。

    “清婉。录音笔……”

    唐清婉自动忽略Nancy在背后的鬼哭狼嚎,抓着相机就往外跑。

    当她气喘吁吁抵达傅氏时,被前台告知,傅斯年并不在傅氏。

    唐清婉坐在大厅的皮凳上,这才惊觉自己清晨与傅斯年在医院刚道别。于是懊恼自己愚蠢,办事缺乏考虑,未来得及思考。

    正午阳光浓烈,唐清婉头晚因为傅斯年被送进医院,并未睡好。也不知是来回奔波地累了,还是夏日困乏,唐清婉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林牧接过前台的致电,犹豫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少爷。

    傅斯年一脸倦容地躺在病床上,感受到身旁人的焦灼不安,他睁开褐瞳,不耐烦地说:“阿牧,公司是倒闭了还是出什么事了,让你晃来晃去?”

    “不……”林牧支支吾吾道,“前台说少夫人……”

    听到林牧讲清清,傅斯年从病床上直起身子,急切地问:“清清怎么了?”

    林牧踌躇半天,终于还是本着良心回答:“少夫人现在在傅氏……”

    压根儿不等他把话讲完,傅斯年就急着下床要出医院。

    林牧连忙按住他,“少爷,你忘了医生嘱咐您,要至少静养一周。”

    “又没什么大事。”傅斯年拍了拍林牧的手,“送我回公司。”

    抵达傅氏时,天色已经染了黑。

    前台望到傅斯年刚想招呼,便被林牧制止住,只见傅斯年放慢脚步,缓缓地靠近大厅里熟睡的女孩。

    再接着,他脱下西装将她裹在怀里,大着步子回总裁办公室。

    这一幕温情的画面落入前台小姐姐眼里,她忍不住尖叫,捂着嘴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声干扰到自家Boss的温柔。

    待傅斯年走后,她颇为八卦地抓着林牧的胳膊,“林先生,那个F社的唐清婉,就是我们总裁夫人吗?”

    从傅斯年那里受到的气,让林牧转移到前台小姐姐身上,他没好气地反问她一句:“你说呢?”

    前台小姐姐并没有在意林牧的语气,而是充满羡慕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咱们傅总真温柔啊……”

    电梯徐徐上行,很快到了傅氏十九层。

    透过玻璃窗还清晰可以见到九层FLT工作室的舞房亮着灯,傅斯年心里闪过一犹豫

    他迈着步子走出电梯,将“唐清婉”安置在隔间休息室,压低声音拨通了内线:“阿牧,去查,这个时间,九层为什么还亮着灯。”

    林牧气得直跺脚,可是毕竟拿人手软,在这样的老板面前,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愿来。

    整个九层,都属于FLT。

    林牧慢慢靠近那个开着灯的屋子,隐约听到打闹声。

    他不由得加紧了步子,等到他来到舞房,看清两个女人在欺负那位和少夫人很像的女孩时,犹豫了许久才在走廊汇报:“少爷,九层有人欺负顾小姐。”

    傅斯年挂下电话,迈着长腿按下了去九层电梯的按钮。

    等到与林牧交接的时候,肇事的两个女人早已逃走,整个傅氏并不寻常地断电。

    他在舞房摸索着,并尝试呼唤,“清清?”

    咔嚓—

    不知是谁反锁了门。

    “热。”

    傅斯年耳边,传来顾清歌的嘤咛声。

    他借助月光,顺着声摸到了顾清歌发烫的身子,低声咒骂,“该死,谁给你下了药。”

    “阿年。”

    傅斯年瞬间僵在那儿,很快他苦涩地笑了笑,自己究竟在期许些什么?

    不是明明做好了她万全想不起他的准备,为何在听她呼唤昵称的时刻,欣喜万分?

    怀里的小女人,不安分地摸上他的腹肌,“你要我,好不好?”

    他的喉咙一紧,这样的顾清歌之于他,实在是磨人。

    未等他开口,小女人就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一双玉臂勾着他的脖颈,“你干嘛一直这么看着我?”

    离得太近。

    近到傅斯年,忍不住要犯罪。

    “你刚刚叫我什么?”他十分艰涩地问。

    “阿年。”因为被下了药,顾清歌发出的这声呼唤显得十分娇媚。

    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傅斯年体内的情欲,沸腾得要在血管里爆炸了,“清清。”

    他唤着她的乳名,“清清。你乖一点,快从我身上,下来。”

    见傅斯年涨红了脸,顾清歌还在他怀里乱窜:“阿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委屈巴巴地望着他,几滴清泪从瞳孔里落下。

    傅斯年再忍不住,吻了过去,他拭去她的水分,而后捧起她的小脸,“清清。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小女人还在闹腾,他再愚钝,也知现在她的所有行为,皆是被人下了药。

    什么君子,什么又是小人,傅斯年只想遵循自己的意愿,脑海里只停留“要她”两个字。

    他站起身子,宽厚的大掌托着她,顾清歌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实在忍得难受。

    而后,傅斯年压着她的身子,他的话里带着几分戏虐:“清清?告诉我,你多想要我。”

    小女人显然不理解他的语言,黑夜里,她的眼眶装着星星,全是傅斯年爱得模样。

    很快他褪去了她所有的障碍,而后轰轰烈烈,只留一室缠绵。

    顾清歌的紧致,让傅斯年不由得地兴奋起来。

    她未曾跟叶修睡过,得到这个认知,傅斯年心里的苦涩轻缓许多。

    这场久违的开荤菜,傅斯年等了足足三年,他的清清,终承欢膝下。

    汗水湿答答的,舞蹈房一切的一切,都在提示傅斯年,这并不是一种幻觉。

    林牧撬开锁,看到的就是傅斯年严严实实地裹着顾清歌的模样,“处理好一切。顺便查一下把清清关在这儿的是谁。”

    等等。

    少爷是不是忘记少夫人还在十七层。

    刚刚的断电,傅斯年看得并不是很清楚。现在,他抱着顾清歌去了十七层的浴室,清清白皙的皮肤搭配着草莓色,着实让他爱不释手。

    可是若是毫无节制,清清的身子会承受不住。

    傅斯年别过脸,用浴巾裹着她,吹干她的头发后,又把她抱进被窝里。

    三年了,他的小妻子头发也长了许多。

    这一次,他再也不想给她自由了。

    他伸出长臂,紧紧地从身后环着她,而后沉沉睡去。

    当晨光斜缕打到屋内,唐清婉从沙发上醒来。

    室内的一切,之于她,都是那样陌生。

    这个房间很大,既有办公的地方,还有浴室以及厨房,更有卧室。

    她捡起被丢在地上的Gucci贝壳包,掏出里面的采访稿,慨叹不愧是傅氏,到底财大气粗。

    傅氏?!

    唐清婉的脑袋终于清晰起来,这是傅氏的话,那傅斯年呢?

    回到宿舍,魏旭将顾清歌本就不多的随身物统统丢在地上。

    林清尧跟进来,她蹲下身,将那些家伙什一一捡了回来。

    “林清尧,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魏小姐与其拿这些出气,不如花时间想想明天的加赛,省得如今日这样——拖后腿。”

    “呵。”魏旭的眉眼里写着奚落,“这么快就抱住关系户的大腿了,就是不知道人家领不领情。”

    此时今日被淘汰的两个姑娘也都回宿舍收拾归家的行李,魏旭仍在那里尖酸道,“唉,要是我们也有人顾小姐那样的后台,也不会因为晋级赛发愁了。”

    说者有心,听者更有心。

    韩茗雅之前是网红,未参加比赛前,粉丝就有一百多万,如今输给一个空降,着实让她心有不甘。何况她男友也力证这顾清歌同那傅大少爷不清不白着。

    魏旭的话如火上浇油,让韩茗雅紧紧咬紧了后牙跟。

    等待林清尧与另一个女生走出宿舍,她坐在魏旭的旁边,“阿旭,虽然我已经没有比赛的资格了。但是你仍然是我们公司的希望。顾清歌是关系户,我们从正面肯定是赢不过的,不如——”

    魏旭和韩茗雅比赛之前就签了Len公司,她们又是国中的好姐妹,原本Len计划让两人进入十强以组合出道,现在看来只能留魏旭solo晋级了。

    “小雅,你有更好的提议?”魏旭迷茫地望着韩茗雅问道。

    “今天你在演播厅说得那些话,看直播的人都已经听到。”韩茗雅挨近魏旭的耳边,“现在若是我们将这份证据摆到公众面前,你说到时候顾清歌,不就自己主动退赛了吗?”

    ——F社——

    唐清婉接到这样的提问,暗自垂颜,慨叹只有依靠肉文博点击率的VIVI主编才做得到吧。

    “我不去。”她的小脸涨成猪肝色,“你打死我,我也问不出口。”

    “清婉女神,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啊啊啊啊啊——”Nancy不停地摇晃着她的肩膀,“仙女求求您了,实在不行,我给您买一箱旺仔牛奶!”

    看唐清婉面色有些松动,Nancy咬咬牙,“十箱。”

    “成交。”

    果然旺仔面前,尺度无下限。

    “采访时间约好了今天下午两点。”

    “那你不早说?!”唐清婉从坐椅上跳起来,“现在还差有五个小时!”

    从F社到傅氏也要花四个钟头,今日还不知堵不堵车。

    “清婉。录音笔……”

    唐清婉自动忽略Nancy在背后的鬼哭狼嚎,抓着相机就往外跑。

    当她气喘吁吁抵达傅氏时,被前台告知,傅斯年并不在傅氏。

    唐清婉坐在大厅的皮凳上,这才惊觉自己清晨与傅斯年在医院刚道别。于是懊恼自己愚蠢,办事缺乏考虑,未来得及思考。

    正午阳光浓烈,唐清婉头晚因为傅斯年被送进医院,并未睡好。也不知是来回奔波地累了,还是夏日困乏,唐清婉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林牧接过前台的致电,犹豫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少爷。

    傅斯年一脸倦容地躺在病床上,感受到身旁人的焦灼不安,他睁开褐瞳,不耐烦地说:“阿牧,公司是倒闭了还是出什么事了,让你晃来晃去?”

    “不……”林牧支支吾吾道,“前台说少夫人……”

    听到林牧讲清清,傅斯年从病床上直起身子,急切地问:“清清怎么了?”

    林牧踌躇半天,终于还是本着良心回答:“少夫人现在在傅氏……”

    压根儿不等他把话讲完,傅斯年就急着下床要出医院。

    林牧连忙按住他,“少爷,你忘了医生嘱咐您,要至少静养一周。”

    “又没什么大事。”傅斯年拍了拍林牧的手,“送我回公司。”

    抵达傅氏时,天色已经染了黑。

    前台望到傅斯年刚想招呼,便被林牧制止住,只见傅斯年放慢脚步,缓缓地靠近大厅里熟睡的女孩。

    再接着,他脱下西装将她裹在怀里,大着步子回总裁办公室。

    这一幕温情的画面落入前台小姐姐眼里,她忍不住尖叫,捂着嘴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声干扰到自家Boss的温柔。

    待傅斯年走后,她颇为八卦地抓着林牧的胳膊,“林先生,那个F社的唐清婉,就是我们总裁夫人吗?”

    从傅斯年那里受到的气,让林牧转移到前台小姐姐身上,他没好气地反问她一句:“你说呢?”

    前台小姐姐并没有在意林牧的语气,而是充满羡慕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咱们傅总真温柔啊……”

    电梯徐徐上行,很快到了傅氏十九层。

    透过玻璃窗还清晰可以见到九层FLT工作室的舞房亮着灯,傅斯年心里闪过一犹豫

    他迈着步子走出电梯,将“唐清婉”安置在隔间休息室,压低声音拨通了内线:“阿牧,去查,这个时间,九层为什么还亮着灯。”

    林牧气得直跺脚,可是毕竟拿人手软,在这样的老板面前,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愿来。

    整个九层,都属于FLT。

    林牧慢慢靠近那个开着灯的屋子,隐约听到打闹声。

    他不由得加紧了步子,等到他来到舞房,看清两个女人在欺负那位和少夫人很像的女孩时,犹豫了许久才在走廊汇报:“少爷,九层有人欺负顾小姐。”

    傅斯年挂下电话,迈着长腿按下了去九层电梯的按钮。

    等到与林牧交接的时候,肇事的两个女人早已逃走,整个傅氏并不寻常地断电。

    他在舞房摸索着,并尝试呼唤,“清清?”

    咔嚓—

    不知是谁反锁了门。

    “热。”

    傅斯年耳边,传来顾清歌的嘤咛声。

    他借助月光,顺着声摸到了顾清歌发烫的身子,低声咒骂,“该死,谁给你下了药。”

    “阿年。”

    傅斯年瞬间僵在那儿,很快他苦涩地笑了笑,自己究竟在期许些什么?

    不是明明做好了她万全想不起他的准备,为何在听她呼唤昵称的时刻,欣喜万分?

    怀里的小女人,不安分地摸上他的腹肌,“你要我,好不好?”

    他的喉咙一紧,这样的顾清歌之于他,实在是磨人。

    未等他开口,小女人就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一双玉臂勾着他的脖颈,“你干嘛一直这么看着我?”

    离得太近。

    近到傅斯年,忍不住要犯罪。

    “你刚刚叫我什么?”他十分艰涩地问。

    “阿年。”因为被下了药,顾清歌发出的这声呼唤显得十分娇媚。

    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傅斯年体内的情欲,沸腾得要在血管里爆炸了,“清清。”

    他唤着她的乳名,“清清。你乖一点,快从我身上,下来。”

    见傅斯年涨红了脸,顾清歌还在他怀里乱窜:“阿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委屈巴巴地望着他,几滴清泪从瞳孔里落下。

    傅斯年再忍不住,吻了过去,他拭去她的水分,而后捧起她的小脸,“清清。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小女人还在闹腾,他再愚钝,也知现在她的所有行为,皆是被人下了药。

    什么君子,什么又是小人,傅斯年只想遵循自己的意愿,脑海里只停留“要她”两个字。

    他站起身子,宽厚的大掌托着她,顾清歌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实在忍得难受。

    而后,傅斯年压着她的身子,他的话里带着几分戏虐:“清清?告诉我,你多想要我。”

    小女人显然不理解他的语言,黑夜里,她的眼眶装着星星,全是傅斯年爱得模样。

    很快他褪去了她所有的障碍,而后轰轰烈烈,只留一室缠绵。

    顾清歌的紧致,让傅斯年不由得地兴奋起来。

    她未曾跟叶修睡过,得到这个认知,傅斯年心里的苦涩轻缓许多。

    这场久违的开荤菜,傅斯年等了足足三年,他的清清,终承欢膝下。

    汗水湿答答的,舞蹈房一切的一切,都在提示傅斯年,这并不是一种幻觉。

    林牧撬开锁,看到的就是傅斯年严严实实地裹着顾清歌的模样,“处理好一切。顺便查一下把清清关在这儿的是谁。”

    等等。

    少爷是不是忘记少夫人还在十七层。

    刚刚的断电,傅斯年看得并不是很清楚。现在,他抱着顾清歌去了十七层的浴室,清清白皙的皮肤搭配着草莓色,着实让他爱不释手。

    可是若是毫无节制,清清的身子会承受不住。

    傅斯年别过脸,用浴巾裹着她,吹干她的头发后,又把她抱进被窝里。

    三年了,他的小妻子头发也长了许多。

    这一次,他再也不想给她自由了。

    他伸出长臂,紧紧地从身后环着她,而后沉沉睡去。

    当晨光斜缕打到屋内,唐清婉从沙发上醒来。

    室内的一切,之于她,都是那样陌生。

    这个房间很大,既有办公的地方,还有浴室以及厨房,更有卧室。

    她捡起被丢在地上的Gucci贝壳包,掏出里面的采访稿,慨叹不愧是傅氏,到底财大气粗。

    傅氏?!

    唐清婉的脑袋终于清晰起来,这是傅氏的话,那傅斯年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