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将门凤华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断臂的嫌疑人

第四百七十三章 断臂的嫌疑人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没有可能,死掉的六个人,都是因为传了那花的谣言,所以才被凶手杀掉的呢?”闵惟秀唏嘘的问道。

    姜砚之点了点头,“咱们去那花家走上一趟,就知道了。”

    ……

    那花家果然就在郑屠夫家对面的一条小巷子里。这一片儿都是老宅,巷子又窄又小,连一辆马车都不能进入。

    也难怪虽然身处闹市中,却无人摆摊做买卖,简直就像是光照亮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唯独把影子,留在了这里。

    因为长期没有光照,一进去便比旁的地方要寒凉几分。整条巷子,唯一一家挂了白灯笼的,应该就是那花家了。

    那仵作来过,率先上前敲门,可敲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有人来。

    对面的门拉开了一条缝儿,露出了一双眼睛,“你么找那八吗?他做更夫的,白日里都睡得死着呢,怕是听不到你叫门的。”

    更夫?姜砚之若有所思,“那八是在那花死了之后,才去做更夫的么?”

    对面的门开得更大了一下,“你这后生,是咋知道的?可不正是!那八就这么一个闺女,也是造孽哟!他以前为了给那花攒嫁妆,四处走镖,把那花一个小姑娘自己扔在家里。现在悔哟,守着那花哪里都不想去了。”

    “他家婆娘死得早,那花小时候还是吃我的奶长大的呢,唉,可怜那傻孩子了,造孽哟!都怪对门的那长舌妇郑娘子,恶人有恶报!”

    姜砚之一愣,“郑娘子,你是说郑屠夫的妻子么?您且给我说说,那花的谣言,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趁着仵作同原青继续喊门,姜砚之撩起了袍子,直接坐到了对面的门槛之上。

    站在门口的大婶一惊,恨不得像赶鸡一般,将姜砚之给轰起来。

    不是她担心自家门槛被人压矮了一头,实在是这个败家玩意儿哦!

    也不瞅瞅自己个身上穿的那一身上好的南绸,比那花楼里最好看的姑娘的皮肤还要嫩上三分!

    她是做绣娘出身的,眼睛飒得很,一瞅便知道,这当真是名贵的好料子!

    大婶实在是忍不住,转身进了屋。

    姜砚之一头雾水,正欲发问,就瞧见大婶拿了一个软软的蒲团过来,“小官人,你坐在垫子上,老婆子啊见不得人糟蹋好东西,你这绸子好啊!”

    姜砚之捂了捂胸口,大婶,为什么我从你的眼睛里瞧见了狼光!好似恨不得把我的衣服给拔下来!

    闵惟秀瞧着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你丫的以为是天仙还是话本子里的风流男主,上至七十岁大娘,下到七岁孩童,都喜欢你!

    别以为自己长得像是一个花生米儿,就谁见了你都想剥开!

    “是谁最先说那花的流言的?”

    姜砚之立马转移了话题,他觉得后脑勺有些发凉。

    “要说这种乌七八糟的话,不用问,准是郑大娘子那个长舌妇传出来的。她呀,一张嘴比那茅坑都臭,四处说人家是非。这附近的妇人,几乎个个都同她骂过架。她也就是欺负那花一个黄花大闺女……”

    “郑大娘子自己个有一个姑娘,生得又懒又馋,日日都要吃肉。做姑娘的时候,娘家是卖肉的,那还养得起,若是出嫁了,这样的小娘子,哪个男方家中敢要哟!”

    “那郑大娘子嘴虽然毒,但是疼闺女疼得要命,天天鼓着死鱼眼睛瞅啊瞅,瞧啊瞧的。这附近哪家买肉买得最多啊,不用说,都是官老爷家,就她那姑娘,撒泡尿照照自己个,除非是官老爷眼睛瞎了,不然做洗脚婢都是不得的。”

    姜砚之抽了抽嘴角,大娘啊,你还说郑大娘子刻薄,您也不一般啊!

    “郑大娘子瞅来瞅去的,还真让她瞧着了一个,就是那顺风镖局的东哥。这东哥同那花他爹一道儿走镖的,但是他阿爹啊,是管着镖局的采买的……你们懂的,虽然不算富裕,但是每顿抠点肉下来,还是可以的。”

    “可东哥他爹经常来卖肉,如何不知道郑家姑娘的德性,那是一万个不同意,推说他已经帮东哥瞧好姑娘了。郑大娘子一直刚一直刚,闹得所有的人都来瞧,东哥他爹实在是走脱不了,便推说是朋友家的姑娘。”

    “郑大娘子立马就想到了那花,一连着指桑骂槐了好几日。后来啊,上个月初一,我听到院子里有动静,透过门缝一瞧,好似是有个过路的男子,同那花讨水喝。我瞅着那花开了门,还暗暗的嘀咕了几句,说这姑娘心地也太好了,不怕有坏人来。”

    “当时夜里回去睡了,也没有多想,第二日一早啊。就听到那郑大娘子到处说,说昨晚上,瞧见那花同一个男子在那里拉拉扯扯的,那男子还给了她钱……那花一听就吓哭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到了夜里啊,越传越邪乎,都说那花是暗娼……”

    “我到处跟人掰扯,但是掰扯不清……那花他爹,又出镖去了,不在家中。那几天夜里啊,老吓人了,附近做木匠活的那几个小工,经常敲对面的门,敲得砰砰响的,他们一边敲,还老说那些下流话……”

    “那花实在是气不过,开了门,这可不得了,竟然有人拽她。她关了门进去,当天晚上就吊死了。可怜啊!”

    “附近做木匠活的?拉扯她的可是一个老丈?”姜砚之问道。

    大婶点了点头,“呸,年轻小郎哪里有那么厚的脸皮,老畜生才不知羞耻……他惯常在这里做活计的。叫啥名字,我给忘记了……那花死了之后,他倒是吓着了,还给那花打了棺材送过来呢,叫那八给砸了!”

    姜砚之看了闵惟秀一眼,屠夫娘子是传谣之人,老木匠是拉扯之人……这就是为何他们要死了。

    “那八不是镖师么?镖师多少会些拳脚功夫,兄弟又多,那郑大娘子这么说是非,就不怕那八回来打她?”闵惟秀好奇的问道。

    大婶叹了口气,“若是那八还好手好脚的时候,自然是不敢有人欺负那花的。可是啊,三年前,他有一次走镖,遇到了山贼,有一只手受伤了,瞧着是好的,实际上使不上力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