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他似心火燎原 > 第306章 爱情的模样 下

第306章 爱情的模样 下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捂着乍然变疼的左耳,“三叔,别开玩笑行吗?”

    “谁开玩笑了?就这么一间卧室,不睡一起怎么住?又不是盛夏,睡凉地板是会生病的!”他的样子貌似很认真。

    我“呼啦”一下站起来,“两层楼呐,就一张床?”

    声音有点大,耳鸣压制了疼痛。

    他靠在沙发上,随手划拉一圈,“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楼上楼下转一转,如果能找到第二张床,我们就不用同床共枕!”

    对,我就是不信。

    招呼也没跟他打一声,径自跑出门,楼上楼下兜了一圈。

    确实只有这一张床。

    甚至,楼下客厅连张长沙发都没有,一水儿的独座儿小沙发。

    这是什么装修风格啊?

    难不成他家之前从来都没有留宿过客人吗?

    我怏怏地回到二楼主卧,站在沙发前,掐着腰跟三叔交涉,“咱们回‘靳园’吧,我能忍受夫人的刁难。”

    他扬着眉毛,面带不屑,“你很喜欢被虐待是吧?非得回去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要是实在害怕跟我同床,我打电话让冷铁再买一张回来便是……”

    说着,伸手去口袋里摸手机。

    我迟疑一霎,蹲下身子拦住了他,“干嘛那么兴师动众啊?”

    “为了让骆骆睡得安心,没什么不可以的。”拨开我的手,拿出了手机。

    “哎呀,别买了!”我把手机夺了过来。

    他侧头“望”过来,“你能同意跟我睡一起吗?”

    语调有点……无奈。

    “三叔,你答应过我,只牵手、拥抱、吻颊、吻额,不会碰我的私密部位,对吧?”我倏然提醒道。

    他微微颔首,“是的。在你爱上我之前。”

    我思忖良久,把手机放回他的口袋里,“三叔,我相信你能说到做到。”

    “所以,你愿意跟我睡在一张床上了?”眼角溢出了笑意,浓浓的纯真味道。

    我不想正面回答,顾左右而言他,“吃饭问题要怎么解决?我做饭很难吃的……”

    三叔忍笑回应,“有专业的厨师上门制作一日三餐,也有专业的保洁人员每天来打扫房间。”

    我“哦”了一声,不再有下文。

    心里还是有点别扭,一直持续到晚饭后。

    三叔怕我的耳朵沾到水气,便让冷铁协助他洗的澡。

    冷铁也很体恤我,一直照顾三叔上了床,这才离去。

    等我洗漱完来到床边,三叔的细微鼾声已经响起。

    望着空出来的三分之二张床,我鼓了良久的勇气,终于撑不住疲乏,小心翼翼地躺在了上面。

    舒软的感觉顿时包围了身体,令人不由得肆意放松每一寸皮肤。

    身体一放松,思想也跟着坦然许多。

    然后,就跟服了催眠良药似的,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便忽忽悠悠去见周公了。

    没过多久,打扮妖艳、身材性.感的年轻女人和不修边幅、满脸戾气的年轻男人又一次不期而至。

    他们像两只粗鄙又肮脏的野兽,当着一个小女孩的面,在一张窄小的木板床上厮缠翻滚、狂野吟叫。  做着做着,男人忽然动作僵硬地趴下去,不停地大口吐血。

    女人惊慌地尖叫一声,把男人从身上掀开,赶紧爬到床尾去找衣服。

    没等够到裙子,也喷了一大口血,然后便栽到了床下。

    面对惊悚的一幕,小女孩却不哭也不叫,像个瓷娃娃似的呆坐在地板上……

    跟每次一样,梦到这里我就啼哭起来。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眼泪根本止不住。

    倏地,一只温暖的大手搭在我肩上,琴音般的声线萦萦而来,“骆骆,是不是做梦了?嗯?”

    听出是三叔的声音,我费力地睁开了双眼。

    打碎那个噩梦的同时,眼前却漆黑一片。

    “三叔……”抽泣着,我拱进了他的怀里。

    好暖。

    好安稳。

    他轻柔地摩挲着我的后背,喃声细语,“别怕,只是做梦。有三叔在呢,三叔会保护骆骆……”

    絮絮的、碎碎的安慰声持续入耳,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才再度睡去,醒来时却依旧窝在人家的怀里。

    要命的是,三叔的手臂只是轻轻搭着我的背,而我,胳膊搂着人家的腰,一条腿还骑着人家的胯。

    意识到这个姿势太过暧.昧,我赶紧把手脚轻轻地放回到床上。

    天色将明,曙光透过纱帘映进来,屋子里朦朦胧胧的。

    三叔的帅脸却格外清晰。

    很难想像,他失明之前是多么的气宇轩昂,卓尔不凡。

    这样的男人,想必是很多姑娘的梦中所爱吧……

    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我竟然仰起脖子,轻轻亲了下他的脸颊。

    蜻蜓点水般,几乎是刚触上就离开了。

    然,这一下却惹了祸。

    几乎只在眨眼间,我就被三叔压在了身下。

    他瞪着失神的眸子“逼视”我的脸,声音沙哑又暧然,“亲我了,是不是?”

    “没有,唔……”我的否认被吻了回去。

    一瞬间,身体里的什么东西被吻了出来。

    无力的推却反倒成了助燃剂,三叔整个人都在熊熊燃烧。

    面对他的疯狂,我的脑袋里是空白的。

    什么拒绝,什么闪躲,什么挣扎,什么逃脱,一个想法都不曾出现过。

    不知道衣服是什么时候被脱掉的,只知道每一寸肌肤都感受到了爱的亲啄。

    下面传来疼痛的那一刻,心头一紧,我的眼角掉出一滴泪水。

    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因为恐惧,也不是因为难过。

    三叔好像停滞了一霎,随后,用前所未有的和暖与温柔,填满了我的身心。

    当疼痛转为惬意和舒畅,喉咙深处的轻吟便情不自禁地冒了出来。

    圆床上蒸腾着热浪,我在热浪中颠颠倒倒,哭哭笑笑……

    再度睁开双眼,已是日上三竿。

    感觉浑身的骨头架子被人拆开之后又重新按好,每一处都酸痛难当。

    蓦地,我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未着片缕。

    再把被子掀开一点,三叔没穿衣服的样子映入了我的眼帘。

    惊得我赶紧把被子给盖严实。

    旋即,一些限制级画面断断续续地在脑海里闪过。

    就在这时,三叔声线寒魅地问了我一句话。

    “骆心,难道你没有什么要对我坦白的么?”

    ——直接唤我全名,意味着他的心情很是不爽。

    我润了润嘴唇,心虚地反问,“呃,坦白什么?”指尖叙爱,曲独人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