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轩城绝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复刻你的模样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复刻你的模样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光皎皎笼罩大地,朦胧的夜色如烟似雾,令那仰头望月的人变得十分的虚幻。他一身黑衣散着长发,肌肤更显苍白,坐在屋顶抱着着酒酿,已透出了浓浓的醉意。

    今晚月色迷人,他吟着不知名的曲调,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扣着陶面的酒壶,浓情处笑上几声,然后抱着酒壶继续灌下。

    很多天了,只要一想到心中那人,他就会抱着酒壶坐上屋顶,雪天看雪花,晴夜看星星,他不知道是因为心太痛还是因为醉倒了就可以忘记一切,总之,这种浑浑噩噩的感觉让他不怕再熬下去。

    京天被送回来的时候带着满身的伤疤和一张不能再说话的嘴,韩武帝的书涵他没有看到,因为澈轩看过之后便给撕了,他没有去追问,因为追问没有意义,韩国的军队已经跨过了琊洲打了过来,这场战争不再单一,所有的人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屋内没看到你,就知道你又在这里。”瓦砾轻响,有人跃上屋脊向他靠近。他抿着酒酿低下了头,元辰则后退两步一个飞跃下了房顶去。

    郑澈轩从怀中掏出一块油纸包着的东西,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坐了下来。那油纸包着的,是一张热气腾腾的饼。

    “哧——”他笑得有些欢乐,歪着头抱着壶斜眼看着郑澈轩,醉意朦胧的嘟囔道:“你是改行当去烙大饼了吗?你可是一国之君,堂堂的大郑皇帝,给一个丧家亡国的人做这些,也不怕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你喝醉了,吃点东西垫垫底,这样下去胃又会疼了的。”郑澈轩伸手拿去了他的酒酿,将饼塞到了他的手里,他吃吃笑着咬了一口又丢了回去。

    “咸了,自己吃去。”

    郑澈轩叹了口气,将披风脱下搭在他的肩头,揽住他,给着他仅有的依靠。

    笑容渐渐凝固,消失,剩下的,只有眉间的萧索和放纵之下无尽的空虚与寂寞。

    “你说,我们死了之后,真的会有五道轮回吗?如果是这样,无瑕……怕是要堕入泥黎之道,永世无生了吧。”那话题如此沉重,他却说得十分轻松:“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再连累身边的人了,一个人,真的挺好……”

    眼中酸涩,郑澈轩抚了抚他的臂,轻轻揉.搓了一下:“当真是醉得说了胡话,起来,我送你回去。”

    “等一下。”无瑕赖着身子又看了看夜空,指着最亮的那颗星笑了:“白炎出来了,我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他了。等我死了之后,你叫二叔把我的骨灰带回东都去,让弦伊那丫头撒在小筑里,沤在桃树下,等来年开了桃花,说不定白炎就能看见了。”

    郑澈轩有心无力地看着他,听他说那些不着边际的话,默许着他的任性与胡闹,直到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才又叹了口气,说道:“好,都依你,只不过不用二叔将你带回东都,我们这一路打下去,很快就能到达那里,届时你自己回那小筑去,住在里面皆大欢喜。”

    “呵……”是吗,怕只怕,无瑕等不到那一天了……

    “哥哥快来,方才刚送到的信,绣庄来的人,定是霍大哥有消息传给咱们。”弦伊急急进门,就着跳动的烛火将刚到手的信件拆封,正唤着弓一并来看,却才扫了一眼,就愣住了。

    “怎么了?可是晋内出事了?”弓看她神情不对,忙抽过信件一看,登时脸色骤变。

    “佰茶嫂嫂和奚儿好端端的怎会不见?霍大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可靠吗?”弦伊只看到开头,心中焦急,连忙追问。弓颤抖着双手握紧纸笺继续往下读,当看到消息来源来自于缠绵时,他胸口一闷,竟有些拿捏不住,趔趄间差点跌倒在地。

    “哥哥别急,自然会有人去寻。”弦伊已是眼泪汪汪,却还是咬紧牙关安慰着哥哥,见他脸色铁青,忙伸手将他摁在凳上,倒上热茶推到了他的面前。

    “还有一封小笺,打开它。”

    那信里还带着一封小笺,弓气急攻心,却还是叮嘱弦伊把小笺打开来看,弦伊应着摊开了小笺,只看了开头,便“啊”的一下叫出了声来。

    “是……是小侯爷的笔迹!哥哥快看!真的是小侯爷写给咱们的!他没死,他还活着!”

    的确是小侯爷写来的,因为战乱,信件送达很是不易,这封信辗转两国穿梭在城池之间已经快一个月,而这一个月间,又已经发生了无数的变化。

    弓抓过细看,顷刻站起身,将信件折好兜在怀里,对着弦伊说道:“你等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哥哥哪儿去?”弦伊心中焦灼,却奈何追出门时弓已经不见,她急得直跺脚却也无计可施。

    弓一路狂奔,他不知道自己此去能否得到结果,可是他知道,如果有人能帮到自己,就非那人莫属了。

    郑的营地很快就到眼前,他与弦伊一路追随过了几座城池,郑的军队在哪休整他们就在哪停下,而今,已经是晋内近川西的地界了。

    军队停了有好几日,似乎,是遇到了阻力了。小侯爷信里写得明白,他如今已不再身为晋人,而是带领了公子的手下于乱世中求生存,对内有大晋军队的剿捕,对外又承担起了抵御外敌的责任,他不知道公子在哪,希望自己与弦伊能够找到公子,可他又怎会知道,他带领大家对抗的外敌,正是公子为了帮他复仇而驱使的!

    老天爷当真无情,他们拼了命的想要摆脱这样的生活,却还是重新回到了原点,只不过他活成了公子的样子,而公子,却活得生不如死……

    跃动的烛光映亮了云岚年轻的脸庞,他有些疲倦,却无法闭眼,只要一想到今日交战时突然涌出的那支队伍,他的心就砰砰直跳无法平复。

    红巾!

    满目晃动的全都是红巾!就好像曾经断弦谷中,九原场上那人带领过的队伍一样,那标志性的红色夹杂在败退的晋军队伍之中,鲜艳到令人触目惊心。

    是他还活着吗?所以他才会来接应晋军?不,不像,他们跟晋军不是一伙的,可的目的一样,都是在阻止大郑的入侵。

    公子他……

    知道吗?

    若果真是小侯爷,那他会……

    “谁?!”

    风声响起,来人却没有躲避,当看到一身黑衣一脸平静的弓时,云岚叹了口气,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