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文艺时代 > 第六百三十七章 野鬼

第六百三十七章 野鬼

作者:睡觉会变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天,寨子里劫来了一匹白马,阿明觉得阿九会喜欢,便带她出去兜了一圈。阿九也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她爱上了这个男人。

    当晚,俩人情浓了一夜。阿明心花怒放,以为打动了阿九,但第二天早上,对方仍是冷冰冰的样子。

    他的情绪瞬间崩溃,有了一次非常强烈的爆发。

    拍摄地还在那间小木屋里,只是布景略有改动:四角桌,两把椅子,白色的窗帘和字画,桌上是一套茶器,一盘瓜果,以及一柄小刀。

    褚青先穿了件背心,又垫了棉布,然后才是血包和外面的长衫。那血包有巴掌大小,薄薄的一层,用胶带固定在胸口处。

    于飞鸿瞧了半天,觉得不太靠谱,便道:“咱们还是用假刀吧,万一刺到人怎么办?”

    “哎没事,假刀不快,不容易破。”

    他系好领间的扣子,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前,笑道:“飞哥,你就瞄准这儿,出手要稳准狠,肯定没问题!”

    “……”

    她张了张嘴,终究默许。其实不同意也没辙,那货演起戏来就跟疯了一样,有时候真挺吓人的。

    飞鸿姐姐在美国呆过好久,也接触过一些本土演员,即便是客观比较,这位都能秒掉百分之八十。她是个懒人,放在演技上的心思并不多,特别是前几天的那场戏铺垫完美,便也乐得把自己交给对方,跟着他的情绪走。反倒更加自然。

    待一切准备就绪。即刻开拍。

    “ACTION!”

    只见于飞鸿站在桌旁,褚青站在门口。话音方落,他几步就冲了过来,一把攥住她的手,由于力道太大,她被转了半个圈,直视着那个男人。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褚青的声音不高。每个字、每个音阶都在往下压,就像只垂死的野兽在低低嘶吼。

    “你就这么恨我?我做的一切都不能弥补我的过错么?”

    他越压着,那种痛苦和挣扎就越凸显,全身的劲儿都收在心脏里,又从心脏砰砰的迸发出来:“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反应,你对我有反应是不是?是不是?”

    “呼……呼……呼……”

    于飞鸿就觉得被一种极致的绝望包裹,完全失掉了言语和动作,只能慌乱的喘着气。

    褚青看她到这个时候,依旧不言不辨。拿起那小刀就塞进她手里,又用自己的手死死握住,雪亮的刀尖对准胸口。

    “如果你真的恨我,恨透了我,你现在就把我杀了,咱们一了百了……杀了我!”

    “呼……呼……”

    于飞鸿又惊又惧。死命的想抽出手。可他就像铁钳一样攥着,又顺势一送……刀尖噗的一下就刺进了皮肉,瞬间有血珠渗出,很快在白衣上染成了一小滩,却似红梅落雪。

    “啊……”

    她从喉咙里挤出一丝沙哑,眼睛被那点红刺入,竟比他的痛还要痛。终于,她拼起全身的力气一挣,那刀掉落在地,咣啷啷的颤动两声。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泪珠子都跟断了线似的往下掉。

    我爱你。

    我也爱你,但,我不能说。

    ……

    在原来的剧本中,阿明受此打击,便策马奔走。途中遇一古寺,听那佛钟清鸣,忽有顿悟之感,便下马出家。

    褚青却认为太过突然,铺垫不足,修改后就变成了:阿明出走,心慌意乱之下落马摔伤,被僧人所救。在寺中养伤期间,听那和尚诵经参禅,自觉尘世无可恋,遂出家。

    于飞鸿为了选景,几乎跑遍了滇省的古刹,总算在一处极为偏僻的地方找到了合适的寺院。

    这里的戏比较多,因为阿明出家后,阿九就在附近搭了个间破屋子,每日送茶送饭,与他陪伴。这段时光,是俩人最平淡也是最亲近的日子,用一句俗透了的话形容,便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而唯一一场,也是全片转折的一场大戏:却是阿九的哥哥伏击阿明的哥哥,他逃到庙里,对方率人围攻,并血洗了寨子,至此真相大白。

    阿九夹在仇恨与爱情之间,情愿一死。俩人相约在寺中的银杏树下,阿九说:如果来世你不认得我,我就说“茶凉了,我再去给你续上吧。”

    后众人身死,寺院被烧毁,转眼五十年云烟,清朝到了民国,寺院变成了宅院。

    拍完这部分的戏,吴刚老师就已杀青。这位实力派非常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托得住褚青,又能发挥自己的特点。

    于飞鸿更是庆幸,她本想找姚橹来演这个角色,但如今看来,姚橹绝对会被某人虐死。

    褚青亦是惊讶,飞哥不愧是飞哥,第一部电影就敢拍大场面,又是马战,又是火攻,那真是刀刀见血。

    四千万的成本啊,就是干这个的!

    …………

    褚青躲在云之南,成天看着美景美人,很有点山中无日月的感觉。

    而与此同时,外界又发生了不少事情,今年的年景貌似不错,娱乐圈扎堆成婚:先是刘滔,再是王志闻、佟大为,然后董结和潘粤名,胡婧和马来西亚土豪,聂远和同门师妹,李佳欣和许大亨,叉烧芬和张晋,陈慧林和某某某,郭晓东和程莉莎,足有十几对已经举行婚礼,或确定婚期的新人。

    当然,论关注度谁也比不过梁朝韦和刘佳玲。

    7月21日,在不丹的UMAPARO饭店,摆了38桌,据说花了200万。导演是王佳卫,服装是张淑平,嘉宾还有林青霞、王非这等大神,逼格突破天际。

    梁朝韦也邀请了褚青。他脱不开身。就问问范小爷的日程。结果媳妇儿也没空,跟对方又不熟,只能说声抱歉。

    此外,北*京奥运会即将开幕。他上辈子看电视,这辈子有点条件了,怎么着也得看看现场。丫对男篮、男足、女排比较感兴趣,早早托人订了票。

    媒体也在不断热炒。话题包括方方面面,什么赛程啊,开幕式啊,各国贵宾啊,表演明星啊巴拉巴拉……反正褚青别人没记住,就记住韩家小姐了,没办法,忒突兀了!

    山腰,有风。

    这座山不高。路却很难走,一侧是石壁,一侧是浅崖。于飞鸿拄着登山杖,领头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二三十人,仅有的一辆车反倒落在末尾。那轮胎一磨。碎石子就扑棱棱的往下滚。刮得底盘当当响。

    这个女人确实出奇冒泡,居然在此等地方搭了个景,还特么是重景——那座宅院就在山上,这意味着,以后每天都得爬上爬下。

    大家难免抱怨,可看一个小女子都玩了命的,也便咽回了肚子。

    约莫四十分钟左右,总算到了山顶,褚青抬眼一瞧,嗬。还真有点被惊着了:

    只见青灰色的旧墙围着一处院落,石板铺路,直通双层木楼的门口。路两侧的杂草修剪得干干净净,左边有石桌石凳,被一棵巨大繁茂的银杏树遮了阳光。

    整个院子,既幽深又开阔,有诗情画意又显得阴沉诡暗。

    他转了几圈,拍了拍那苍老的树干,不禁叹道:“飞哥你真神了,这都能找着?”

    “墙和树原本就有,我们只搭了木楼。”

    她抚弄着平滑的桌面,笑道:“也算缘分吧,跟我想象中的简直一模一样。”

    “呵,别说你了,我都想买下来住一住。”

    “那你得拉上电线,接上水管和燃气,还得装个抽水马桶和电梯。”

    “我装电梯干嘛?”他一怔。

    “下山方便嘛!”

    “噫,这笑话真冷!”

    褚青非常鄙视,转头瞅了瞅忙碌的剧组人员,又望望远天的日色。六点钟,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余出淡淡的光,在天边映了一抹薄红。

    而那红照进院子,俩人一时都静了,坐在这树下,等夜来。

    ……

    阿明是个鬼,是人都知道。

    但片中没提到一个“鬼”字,甚至没有明确的身份认定。这完全为了规避电影局“不许有鬼”的智障大法,你还别说,申请的时候竟然通过了。

    褚青不晓得该感激,还是无奈。

    不知不觉,夜已深,剧组挑起了灯。灯有六盏,门口一对,树枝上挂着一对,石桌上摆着风灯,屋子里还亮着一只。

    于飞鸿换了身民国时的月白旗袍,头发挽起,那样的柔细娇弱。褚青摘掉了辫子,留着光头,一身黑色的僧衣。

    阿明是鬼,也是僧。

    他为了这部戏,读了许多佛经野史,尤记得一篇:弟子阿难对佛祖说:我愿化身青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这会有多喜欢,只为那场遇见而甘受造化之苦?褚青细细揣摩着这份感悟,又融进自己的心里。

    “灯光就位!”

    “摄影没问题!”

    “ACTION!”

    她在等好友,好友久不至,桌上的茶都凉了。她便提着壶进屋,重新烧了水,刚沏了两杯,忽听夜鸦啼鸣。

    “呜……呜……”

    于飞鸿站在窗口望去,并未觉得异常,跟着却一怔,定睛看向那银杏树。离得稍远,灯光微暗,依稀见得一个人立在树下,面部被枝叶遮挡。

    她以为是好友玩闹,便笑道:“出来吧,等你半天了!”

    “沙沙!”

    他带着叶动,缓缓而出,渐露一张男子的轮廓。

    “啊!”

    于飞鸿惊叫一声,拉开抽屉,取刀在手。他立时顿身,往后退了退。

    过了半响,她见对方始终未动,不觉有恶意,反而端茶到了院中,大起胆子道:“不管你是谁,既然来了,就请出来喝杯茶吧。”

    “你不害怕了么?”他的声音似远似近。

    “我与你无冤无仇,我想,你也不至于要害我。你既然路过,喝杯茶也无妨。”

    听了这话,褚青才迈了步子,在树叶与光的交缠中,慢慢走了出来。黑衣,清瘦,似站在那里好久好久,久的满身尘埃,久的那叶子在他肩上落了一年又一年。

    小院幽暗,花草银杏,木楼石墙都在这夜中恍惚变淡。俩人移了几步,隔着石桌坐下,她抿了抿茶,有些无从开口,他便笑了笑,先问道:“你在等人?”

    “哦,是啊……我在等雅萍,她一向都不大准时的。”

    于飞鸿放下杯子,双手轻绻,小心试探道:“那你是……”

    “哦,我也在等人。”

    “你一直都在这儿?”

    “是啊,我一直都在这棵树下,等了五十年,我们约好的。”

    褚青静静的看着她,仿佛前世也曾有过,随后又低头,那深碧色的茶沉浮在杯子里,就像一个古老的传说在夜晚的空气中漫开。鬼语人言,你我殊途,已是露了一半结局,卷着一半空留。

    “五十多年前,这里是座寺院,哥哥在另一边的山里扎寨……”

    “那天我去猎鹿,走了很远很远,她穿着红衣,坐在石上吹笛,哦,她叫阿九……”

    他这样的轻柔,又深重,他语中的阿九会碎掉。

    对面,她静静的听着:

    五十年,这里住了很多女子,每见一人,他便讲一回故事。

    五十年,他舍身弃道,误了轮回,甘成野鬼。

    五十年,他看着这张脸,讲着故事,心里却叹:唉,阿九……(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