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跪下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头号炮灰[综].穿越三千位面青诡纪事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之萌娘军嫂盗天仙途火影之超级杂货铺武神至尊美利坚财富人生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慕容跟在他后面步履匆伐的跑着,莫释北把她带到一边突然就停下。

    他突然停下,她就惯性的撞在他坚硬的背上,鼻子一痛,她皱了皱眉,莫释北忽然松开手转身脸色阴沉的盯着她。

    “莫楚昕流产,是不是你做的?”

    苏慕容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质问她这个,她一窒,随后平静的看着他,“是我推了她,她流产……”

    她停顿了一下,随后沉默。

    她确实推了莫楚昕,但她流产……不确定就是因为她的缘故。

    毕竟事情太过蹊跷。

    而她的沉默在莫释北则是逃避,他想起刚才医生和她的说,他冷笑道,“你想说,你推了她,而她流产不关你的事?”

    苏慕容看着他脸上嘲讽至极的笑容,怔了怔,接着听到他阴冷的声音传来,“苏慕容,你知道刚才那场手术让她终身不孕?这样她永远也不能再怀上你的孩子,你彻底除掉这个隐患你开心了吧?”

    莫楚昕说着这些话时,心里是难受的。

    他有点接受不了这个样子的苏慕容,虽说他对莫楚昕反感,但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而且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同情她,最后把这种同情误以为是爱,等反应过来后,一切变了质。

    但他也不希望她能受到什么伤害,所以一直只是对她态度冷漠,但她提的要求他还是尽量去满足,他也知道这个孩子对她的重要性。

    但现在……

    苏慕容紧皱着眉头,看着他眼底厌恶的色彩,自嘲的笑了笑,沉默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而她的沉默则让莫释北误以为她默认了,“苏慕容,我之前一直以为你虽然有时争强好胜,但绝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但没想到你和她们没什么两样,同样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牺牲他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苏慕容冷哼一声,目光涣散的看着他双眼无神,没有一点生机,但她心却难受的揪成一团。

    这些确实是她的错,不管是不是莫楚昕在计划什么,她推了她事实,她流产了事实,而且她现在真的很内疚。就算莫楚昕再坏,但也从未本质的伤害过她……但她害的确实一条生命,一条鲜活的生命……

    “你真让我失望!”

    莫释北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样子,举起手来,一股凌厉的风传来,苏慕容睫毛颤了颤,认命的闭上眼睛。

    今天被打的够多了,不在乎他这一巴掌。

    料想中的疼痛没有下来,她慢慢睁开眼睛,只见莫释北哀伤的看着她,眼底似乎有心痛的神色,他举起的手还离在她红肿的脸颊旁边,但他下不去手。

    看着她脸上的抓痕和肿胀的脸颊,他心疼了,但又难受。

    最后他狠狠的收回手,还想说什么,就看到何淑芳搀扶着莫老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走来,而他身后跟着几名身材魁梧的男人。

    他眸色一沉,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慕容,最后往前面走去,看不见她痛苦的模样,他心就不会像蚂蚁在啃噬那样难受了。

    她既然作出了那个举动,就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这些……她就活该承受!

    莫老盯着莫释北的身影,眸色沉了沉,然后对身后的男人说,“把她带到莫家太阳最毒的地方!”

    “是。”

    那些男人走到她旁边,准备去拉她的时候,苏慕容却冷漠的开口,“我自己会走。”

    说完她就冷冷的往前面走。

    莫老看着她一脸清高的样子,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到她前面去。

    最后苏慕容被带到莫家庄园的中心位置,她站在那,莫老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声音阴沉的命令,“跪下!”

    苏慕容没动静。

    她自己做不到跪在她面前,她这辈子只给一个人下跪过,真心实意的跪过,那就是苏父。

    刚才她是被打的跪下来的。

    何淑芳见她那么倔,扬了扬唇叫道,“爷爷叫你跪下你耳聋了吗?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闭嘴!”

    莫老阴沉着眸瞪了她一眼,再看着苏慕容没有一点要跪的意思,哼了哼,他朝旁边伸手,顿时一根做工精致的单红拐棍放在他手心,他握住了棍柄,重重的朝苏慕容腿弯处打去。

    苏慕容闷哼一声,沉重的扑在地上,就在准备要爬起来时,忽然两个男人拉直了她小腿,然后把一根木棍放在她小腿上,两边各踩着一只脚,她一动他们就加重力道。

    “嗯……”

    苏慕容皱着眉头闷哼一声,莫老冷冷的走到她面前,指着她唾弃道,“你就在这给我好好的跪一天!”

    说完就欺负的挽着拐杖离开,何淑芳见他走了,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苏慕容,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苏慕容冷漠看着她,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道理她懂。

    何淑芳落井下石了几句就匆匆追着莫老走了。

    人散后,她跪在地上,旁边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们各自一只脚踩在一根木棍上,而那根木棍则放在她并拢的小腿上,她皱了皱眉,几分钟后就有汗从脸上流下来。

    她难受的抬头看了一眼毒辣辣的太阳,倔强的看着前面,挺直了脊背。

    这点苦,她能忍受的住。

    而莫释北则站在一处角落看着她瘦小的背影,眸色沉了沉,这种体罚,别说是她,就连正常男人坚持六个小时就会虚脱的昏倒。

    但这些……都是她应该承受的。

    明明说好离她远远的,不再去关注她的一切行动,但他还是按耐不住怕莫老作出一些危险举动的伤及到她性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慕容眼皮被阳光射的睁不开,只能微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她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小腿处酸涩的厉害,额头的汗也滚滚而来,后面的衣裳早就湿了,汗流浃背的滋味不好受。

    这是莫家给的礼仪,她这辈子都会记住。

    她好希望现在能下场雨……

    像是应了她的心愿一样,天空忽然飘过层乌云,接着颗大的雨滴从天空坠落下来,一会儿就开始倾盆大雨。

    她眨了眨眼睛,雨水从眼皮掉落下来,突然的清凉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浑身不出五分钟就湿透了,衣服贴在白皙的肌肤上,有几分诱惑的意味,她努力睁着眼睛看着前面,但雨越来越猛,打在她身上的雨滴开始有刺刺的疼痛,皱了皱眉,鼻子一酸,她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

    旁边站着的两位保镖也好受不到哪去,陪她一起淋着雨,却一句话也没说,一脚稳如石的踩在木棍上,颤都没颤一下。

    莫释北看到雨越下越大,拿了两把伞准备上前,却听到一个凌厉苍老的声音。

    “你要去干嘛?!”

    他身子一顿,转身看着莫老,“我要给她打伞。”

    “不准!”

    莫老冷哼一声,看着在雨中变得有些不真实的苏慕容,声音沙哑,“这些是她该得的报应!活该!自作孽不可活就是这个道理!”

    莫释北看了他一眼,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忽然两个男人拽住他的手臂,他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放开!”

    拽住他的人各自看了一眼,似有胆怯,但也不敢违抗莫老的命令。

    莫老握着拐杖转身,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你要是敢冲出去,你明天就别想再看到她,一命抵一名,很公平!”

    “你动她你会后悔的!”

    “那你跟我试试看!”

    莫释北看着他阴沉的样子,忽然就沉默下来,莫老看他不再挣扎,挥手吩咐道,“带少爷到里屋去,让他好好反省。”

    “是。”

    两个男人松开手,看了莫释北一眼,他没走他们也不敢动。

    莫释北阴狠的看了莫老一眼,咬牙切齿道,“你绝对会后悔的!”

    说完略微担忧的看了眼还在淋雨的苏慕容,眸色沉了沉,这时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顶着一把伞慢慢朝她靠近,他看到那人是李致。

    没再多停留,他立刻转身就走。

    李致拿着一把宽大的紫伞站在苏慕容旁边,看到她这个样子,心疼的皱了皱眉,“把自己弄这个份上何必呢。”

    苏慕容看着前面,冷冷的开口,声音喑哑,“你要是来看笑话的看够了就走。”

    “我怎么会来看你笑话?”李致自嘲苏笑了笑,站在她旁边,把伞拿下来顶在她头上,而自己则站在大雨中,“我是来陪你的。”

    苏慕容眼眶酸涩了一下,头发还在不停的滴水,身体犹如冰块一样寒冷,她忽然想着,如果她现在流产了,不知道莫老会是什么表情,而莫释北又会是什么表情。

    一命抵一命,多公平。

    一滴水从她眼眶划落出来,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带着一丝难得的温度。

    而李致看到她这个样子,打着伞站在她身边,没过过久人就淋的像个落汤鸡一样,全身冷的难受,像掉进冰块一样。

    他低头看着苏慕容小小的脑袋,想着这就是她现在的感受吗?

    眸子沉了沉,看着远方,声音微哑,透着一丝性感,“苏慕容,这次离开莫家就和他离婚,他能给你的,我全部都能给你。”

    苏慕容没说话,忽然忍不住低叫一声,“啊——”

    随后扑在积湿的地上,她双手撑在冰冷的地上,手上粘上了一片污渍她皱着眉头,难受的俯在上面。

    “你怎么了?”

    李致一惊,连忙蹲下来准备扶她,而苏慕容则是轻轻摇头,“别动我……抽筋了……难受……”

    刚才小腿酸涩的厉害,忽然猛烈的一阵抽搐,她难受的扑在地上,现在是动一下就全身撕裂般的痛,可她不痛那阵强烈的痛楚也来的凶猛。

    旁边的两个男人看她这样,按照莫老的说法,是只要她一弯腰就要用力踩棍子,让她跪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